• 我竟然是gay!

    2008-09-05 ┆13:38:06

    我在猫的世界是很有猫缘的,这是事实,我能和猫咪们轻易的接近以及和他们谈心说话,甚至做游戏。

    外面小卖部门口拴着一只黑猫,很壮实,我刚才走过去在它面前一站,你们知道怎么样吗,他就把他的猪脑壳放在我鞋上,不是放,准确说是依偎,好像见到了他的王(哈哈哈)。

    当然我对这种赤裸裸没有内涵的献媚已经司空见惯了,于是蹲下来捧起他的猪脑壳,看看他的包子脸——黑色的包子脸,对他说:你干嘛呢,你有资格往我身上靠吗?然后他喵喵呜呜的说了一通,应该是饶我不死、再给次机会什么的吧。

    然后我提着他的爪子,把他站了起来,看了看他的腰身,我说你真是一个黑胖子。这句话好像刺痛了他的神经,要知道他可能一直被拴在这里,所以每天都很懒散的养着猫膘,他应该对这种没法改变的事实感到无奈以及无助,于是他挣脱了我,用两只杏花大眼瞪着我。

    这猫儿胖啊,然后我开始摸他的下巴,他很享受,又开始眯着眼镜准备酥麻一会儿,当然凭他的猪脑壳是不会想到我又把他后腿提了起来,说,你腿真粗啊!看来我是深深的伤害了他的感情,也许他是一只母猫,对不起我没注意,只听啪的一声,他的神经就崩溃了,开始用他的肉爪攻击我的手。

    当然我说过我是见惯了猫儿的,猫儿发疯也是很容易对付的,我可以单手对付一整只(一整只!)猫,比他体格大的猫也可不费吹灰之力的收服。于是我不仅轻松的躲开这笨蛋的攻击,还趁机摸摸他的猪脑壳,还念念有词,黑胖子啊,您别逞能了。想不到这笨蛋居然敢下口来咬我,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呢,呵呵,呵呵呵呵!于是我开始用两只手调戏他,他恼羞成怒,跳将起来,哈哈,你跳得起来吗,那根绳子让他跳不起来,哈哈哈哈,跟我斗。

    我发现时间有点晚就离开了这个笨蛋,但是我决定明天再去调戏调戏他。我走的时候他突然目光呆滞,好像才大梦初醒,好像在对自己说:我刚才失态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故事充分的说明了我的猫咪缘,当然如果还想知道其他的请到另外一篇小文章去看。

    那天痴痴告诉我这么一句话,养猫的男人都是gay,于是我决定不养猫,只调戏猫,好掩盖我是gay的隐情。虽然痴痴说你看样子不是gay——我掩藏得真好,不知道被哪个sb发现了养猫男是gay的惊天秘密,我试图去改变这个sb的思想,欺骗他说养猫男也有不是gay的,比如我。但是痴痴又说,试图改变sb的更sb,我发现我差点就sb了,老实当一个只能调戏猫的gay吧。——我最喜欢裴斗娜,最近喜欢霍思燕(这些都是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