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已经远去。

    2008-10-23 ┆14:17:08

    诚如伤心无奈的母亲说的那样,我早知道就有这么一天,原来她,这位少年,从一开始就没有走近过我们。

    拖着沉重的肉身,与我们在人间邂逅,又在那天清晨乘着自己的精神力量,远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不过带来了大家一时间的沉闷,对于生命的思考都不那么强烈,我们费劲心思的只是她匆匆离开所需要的理由。

    在一片荒凉的戈壁,放眼过去,贫瘠的沙石,偶尔出现的野树枯枝,被风化的岩石,不几日,还会有飞沙走石。而那些个枯枝败叶,曾经在这里妖艳,又在一瞬间香消玉殒,空留住枯萎的姿态,叫不了解她过去的人如何理解她生时短短的绚丽和桀骜的精神。是什么力量,能够让妖艳的生命,蓬勃不息的生命,选择就此消亡呢?

    曾经这片空无一物的戈壁,也孕育了楼兰或是香格里拉,也有络绎不绝的商队,也有男男女女为其美丽的苍穹驻足,留下一生一辈子的回忆。如今,只有曾经了解其绚丽的人,才会带着各式各样的心情过来这里,或缅怀或回忆。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上面提到的所有,其实只是永远的一个注脚,永远之后的结果与现在将大相径庭,只是我现在无法理解,无法接受罢了。而我们终有一天成为永远,不论期间怎么发展……

    我还存活着,已经忘了思考她离开的原因,我只记得我给她留的最后一句话,仅仅是希望下一次,能够坚强的走完匆匆的一生。但是现在的我,我们,在一样匆匆的人生里面又走得多坚强呢?

    对比这位早就离开我们的少年,我想我们都是坚强的。人是一种不停超越的东西,虽然我已不少年,我想远去的只是过去的我,少年,只是那时候的一个代号罢了。我们不会有任何形式的永远,我们永远只是永远的一部分,当我们互相承诺永远的时候,也就是在操蛋了。

    依然记得她的话,运动完了不能立即坐下,不然屁股会变大。真希望你的离开是因为屁股大得永远没法见人了。

    具体日子忘了,反正就是这几天,纪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