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就是我的爱啊!

    2008-10-13 ┆00:18:41

    关于你,我想来想去能说点什么呢,几次都写了很多,但是最后还是删了,总觉得哪里不妥。好像确有很多话要说,就像《挪威的森林》结尾处一样,“我无论如何都想跟你说话,有满肚子话要说,有满肚子非说不可的话。整个世界上除了你别无他求。想见你想同你说话,两人一切从头开始。”事实上,这个桥段经常在我脑袋里面盘旋,倘若喝些酒来,便来得更加强烈,睡不着的时候,一整夜一整夜的构思着我要对你说的话。但是第二天清醒之后,这些构思就都抛在了脑后。

    我是打心里想和你一切从头开始,也是打心里知道不能和你从头开始,因为“从头开始”本身就不可能,这是个伪命题。真正的开头是当时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从此以后,都是这一眼的延续。从前有人说爱是不能有瑕疵的,我们之间已经不止是瑕疵,虽然其中多有我作茧自缚。

    但是我在一天24小时里面最少也有3个小时在跟你会面,所谓“分开一千天,天天盼再会面”,但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在哪儿“寄信件”或是“流连什么艺术展”。

    当然梦着你更是常事了,不过最近较少了,刚分手的时候可多了。不过挺深刻的倒是最近几次:和某女困了一觉之后的一天,我梦见了你,像往常一样的你,轻轻的对我说着:“幸好没跟你好,你看你多花心。”我惊醒了,我记得这是你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巨大的罪恶感(或是其他什么)让我想起了这句话;后来一天,我梦见你去世了,我梦见我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你去世的消息,我打电话到你家里,是你奶奶接的电话,我说我找你,你奶奶说你走了,我很心虚的问她走哪儿去了,奶奶平静的说她已经不在,我立马就崩溃的哭了,奶奶居然还淡定的说,你不要哭嘛,我又醒了,吓得半死。当时很想跟你打电话,但是觉得很傻,于是作罢。

    记得刚认识你是也做了个类似的梦来着,当时是哭着醒的,枕头湿了大片,而且醒过来后还继续哭,显然是意犹未尽。——也许我当时在尽情的享受这么疯狂的爱一个人的感觉,我当时清楚如果说能再次这么爱一个人,恐怕也是难事儿一件了。就像那本(对,是“本”!)情书一样,真是过于啊,但是当初真的写得很开心,我想我大学四年总共也没写过那么多字。

    昨天看了《李米的猜想》,有点喜欢追新番的你估计也看了,这电影儿是我来这儿写这些废话的动力,我想每个人看了这片子都会在心底盘算下有没有一个让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人呢。就算是浮云,总有一天会化作虚无缥缈,但是之前他总是存在的,总也是云彩一朵,于是我盘算着、估摸着,这人应该就是你吧。

    那天有人问我,明天如果是世界末日你会怎么办?引起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在探讨爱情观,当然我会把你和我纠结的故事大概说一下,最后还是斩钉截铁的说,打死我我也不会回去找你!于是那人问了我这个问题:明天是世界末日的话怎么办?我很争气的不假思索的说,我要去找你。对啊,我要找你。我怎么不去找老刘,怎么不去找老傅,偏要来找你呢?

    我想李米虽然漫无目的的等了整整四年,但是至少她有方文的音讯吧,什么43天,96天,234天,也有那么一天差点就坐飞机回来了……李米,你再不济也有个音信儿吧,而且最后,你们也是相爱的吧。录像带里面李米裹着头发晒衣服的情景,面对坏掉的车胎无可奈何的时候,闹肚子的时候……最后李米总能安慰自己,爱人一直是在身边儿的吧,虽然,虽然遥不可及。关于李米那本杂志,贴满了,方文的照片。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堕落”到也去找你,但是我连你一张照片也没有,我当初羞愤的把那个相框还给你了,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想捧着那玩意儿看看吗,至少回忆回忆吧。湘玉说,这么美好的回忆,忘掉了多可惜。虽然在公开场合我会说我是不服气啊不服气,但是我知道我实在无法就此丢弃那些快乐的时光。

    我也想再看看我那本情书,我想看看我究竟写了些什么,我只记得大概了,去看以前自己写的东西总是很有趣的,就像我看以前给别人写的同学录一样。不过那东西随时可以看,也不新鲜。有些时候我在想,有朝一日如果我出名了,这本情书会卖个什么价钱呢。——前提是你别已经烧了他。

    我每天都从你家门前过(我不是刻意),估摸着也该碰着你一面了呀,但是事与愿违,至今,我都没有碰到过。我想大概你搬家了吧,因为我什么阿猫阿狗都遇到过了,就是偏偏遇不到你,这是不符合规律的,除非你好习惯一直不改,终日呆在家里面养精蓄锐,如果这样我也就认了,你是一个不愿意用自己劲儿的人,化作一尊佛像在家里吧。你现在还有在画画儿吗?其实我想说挂在你家那副国画(你自己画的)……不是很好看……

    刚才也说了,我时不时都会把心思花在构思寻找你的桥段,我在特别想你的时候,还是会想唱首歌儿给你听,也一直是那首歌,你应该知道,不过一般我不唱,要忍不住了才会唱。不过在我特恨你的时候,我会唱陈百强的《等》,歌词儿自己找去吧,一首怨男之歌儿,唱的我咬牙切齿!不过,我实际上还是想听听你唱歌给我听,不过我或许早就听不到了。你喜欢唱红豆:“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我以为这句话的重点是细水长流,哪儿知道重点是“也许”,不过可能只是你的重点,你的也许。

    关于爱啊,其实我平时思考得挺多的,虽说我对外宣称我没空考虑这些,但是这个事情总会难免放在思考里面,当作调剂也好,当作锻炼也好(锻炼什么?哇?),我总会用一些时间来考虑考虑。我也认识了不少女生,但是我总会拿来和你比比,说真的,不少时候你是完败啊……但是我又没办法像喜欢你那样去喜欢她们,这个问题是我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你说我再恋个爱,我该用多少心思去相处呢?用全部实在不好,但是不用全部我真的觉得——顶没有意思的。啊……我一年多没女朋友了。老刘说吧,我是被吓怕了,大概是吧,但也有质上的飞跃,那你看,我这不是把这个问题提高到了思想的层次吗?大概我还在等我的思想定型吧,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再爱别人,不知道除了你,其他人我他妈怎么才爱得起来!?

    还得说一片子,松子,《被人嫌弃的松子》不知道你看过没,可以看看啦,我觉得多少有些你的影子,但不多,反正有。我想说的是这片子最后,松子的男人们都在为松子唱着歌,而我,还是想有一天再给你唱一次《你知不知道》,而你会在哪里为我唱起一首能够让我不再难过的歌儿呢?

    满月的夜晚?荷花池边的长凳上?昏暗的电影院里面?某个下雨夜?某辆长途车上?还是我家那张我已经不再睡过的小床上?

    PS:写到这里结束了,但是我觉得意犹未尽,我是觉得说出来就好了,但是发现没什么用,反正她也看不到,所以就当作发泄的管道吧……

    PS:不认识的人当小说看吧……小说……或者是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