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子

    2008-12-27 ┆00:07:3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kirin-logs/32996947.html

    在上一个乐队表演结束后的间歇,瘦瘦的夏子一手提着吉他,一手提着小板凳,在昏昏的灯光中缓缓走到了舞台中央。她穿着一条淡蓝底印花的连衣裙,踩着她大红人字拖,迈着特属于她的那种轻巧的步伐——轻得仿佛能在一朵荷花上翩然起舞。酒馆晕红的灯光把夏子的脸印得红红的。这时台下稀稀拉拉响起一些掌声。

    夏子轻轻的坐下,调整好麦克风的位置,调了调吉他,然后弹了个舒服的小调,表示她的表演开始了。台下的观众们,安静了下来。

    大家好,我叫夏子,这首歌是我父亲生前写的,《飞花》,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带着忧伤的表情,夏子用她轻如绢溪的声音作了开场白。

    “繁华,像路过蜻蜓般,又,像是头上飞了花
    起初,全是精彩,比想象中来得快,比想象中还要乱
    也许,只是一相情愿,也许,只是过度平凡,大概,要上演的是不得不爱
    只是,关乎季节的,关乎情感的,关乎自己的,都显得放肆了起来
    自动允许,去泛滥,去绽放,去芳菲。

    “我们越来越繁华了,固执地,勇敢地,潇洒地
    不管以何种方式,都不愿放下,与其不如就让自己这样了吧
    乐在其中——随和得快要恐吓了爱神
    当傻瓜容易吧,看起来像是种自嘲,更像是种自虐
    虐待般放下自己的优雅,似是而非地去试着违抗那些所谓的面儿啊,心儿啊,原儿啊

    “爱情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周围的花儿们,要泼墨的主儿
    它不再是我们可以掌控的伏笔了
    这次,我们的对手如此的显摆
    没有时间,没有能力,更没有武器
    只用一个回眸,一个表情,一个姿态就可以被放倒

    “散聚了无牵挂
    这无牵挂的勇气没了
    感受过,所以怕了
    这会可不可以不勇敢,所以就顺着它来吧”

    夏子将这首歌儿唱得那样忧伤淡雅。她的歌声,随着夜晚海风缓缓飘出酒馆,冷冷的月光和酒馆里暗暖的灯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歌声像一缕青烟缠绕其间,将他们漫漫的融合在了一起。酒馆里面端着吉他的夏子依然那样淡淡的忧伤着,轻轻的唱着她的歌儿。

    末了。谢谢,今天……只有这一首,不好意思……。

    夏子又轻轻走进舞台后面的阴影中,台下的掌声持续很久,她转过身来又深深鞠了一躬……

    【注意!!!!《飞花》,不是我写的】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主题不错,我也弄个。
  • 还是有点意思的。
  • 收藏,打印出来挂显示器上照着做
  • 主题非常漂亮
  • 结果你又在发哈!!!!
  • 难不难的来看哈你也